μ'sic forever

180617
我也深刻感觉自己再这样游晃是不行了,虽然重新考研是家里的主意,但既然决定要去做就该全力以赴的,我要潜水修仙去了,来年一月份前大概看不见我创作什么(如果还看见我在瞎bb,请把我抓回去(群文看来我也得咕咕咕,(我哪知道拖这么久?人一多就没法速战速决233

老实说这个平台让我认识很多有趣、功底很深厚的朋友,不过让我有些浮躁安不下心,是时候静一静了。
希望再回来的时候我能有所蜕变和成长,遇见更好的你们。
μ'sic forever。

 

绝望了。黛雅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闭着眼睛仰到在沙发背。抽完了150颗心之后,手贱开始了单抽大法——然而她还是没能牵起春夜风光下流露成熟风韵一手端着金色香槟,一手愿望戴上戒指的女人。黛雅痛苦地抱紧了头,曲着腿像带了抖音效果一样在沙发上疯狂地来回打滚。啊——!为什么她抽到的全是不需要的shiny!!

动作过于激动了,沙发垫上一个脚滑。黛雅预感到自己下一秒就得捧着手机同地面粉碎——不是她的机子就是她的脸。
但实际却被一双结实的手臂圈回来了。正是游戏中她没牵手成功的那个女人。黛雅转回头看了许久,心脏因为刚才的惊心动魄还扑扇着平时未有的冲动。
“果南,你愿不愿再穿一次婚纱?”黛雅认真看着果南的眼睛,她看见...

 

180614

查看了这个lof所有作品的热度,很遗憾,热度最高的并不是我最中意、付出真心最多的作品。那些热度高的作品在我看来只是自己在滑稽地抖包袱。不过事情就是如此的,在热闹的广场上任何人都能享受锣鼓喧天、手舞足蹈。但能在内心深渊直扣心弦的灵魂共鸣者,可遇不可求。


 

我说过好奇“如果造就一个完全孤立的人在一个孤立但资源充足的空间里他会怎么样?”,但很遗憾这个假设一开始就是个假命题。人是教育的产物,是籍由与各种他者相互作用而造就的——即人是不可能单独存在的。把这样一个社会产物放到我的那个假想空间里,恐怕他最后只会崩溃——成为非人的存在。

 

【希望这人永远幸福】第二次群活动 Day1|游戏人生(露黛)

挺不好意思的,因为我根本没校对所以很多地方233。更不好意思的是看见长谷川太太的评论说没玩过游戏(其实我也没玩过!)不过这款vrmmo现在确实在制作中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了解。这篇的妹妹是以“什么心情去拥抱姐姐”的,大家都能体会到就好了,这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露黛模式(当然露比本人来说可能有点痛苦)。

愿黑泽黛雅永远幸福:

*第二次群活动(以“拥抱”为主题,抽签后自由创作)规则


*群宣


==========


本篇作者: @伊州孤星 (辛苦啦,感谢,鞠躬)


拥抱角色:黑泽露比x黑泽黛雅


抽签内容:游戏内部世界(游戏类...

 

1、杨先生写了我国第一本马以观点出发的教育学著作为后世为阳光底下最光辉的后继者们永记,享年37岁。可以选择的话,吾等庸俗之辈还是情愿活得长一点,把这世上能尝试想尝试的做个遍才不枉来世一遭。让后世记得我这凡俗一芥子有什么用?反正那时我都彻底关机什么都看不见了。

2、学会感激自己的“未成熟状态”,这个“未”字里包含了我们确实存在的力量——发展的力量。

3、社会的复杂性使人需要一个更长的童年,或许我们该修改18岁以下为儿童的这个国际定义了。

 

【诹纱】是恶魔还是公主(4)

 #起源是某太太的校保医x学霸(

————————————

我醒了,摸了摸床侧,最后伸出半个身子,捞起了昨晚不慎掉在地上的手机划开,7:30,xx月xx号。反正是周末还有的是时间,我继续仰躺着,习惯性地查看手机各色聊天工具信息,毫无知觉地过了半个小时后起床洗漱完给自己做早餐。比起逢田那个每天来不及就用便利店解决、来得及也不会做的家伙,小宫有纱是个会照顾自己身体营养均衡的好女人。一手,是倒进喉咙里的早晨第一杯水;一手,往碗里加三勺大包装实惠的原味麦片,加滚水;一边锅里煮着鸡蛋,一边手里抄起一片昨天买好的牛奶吐司喂进嘴里。等我慢吞吞嚼完,麦片也完全泡软了,还有些烫,拿勺子滤掉了浑浊的...

 

【绘希】无躁之夏

#应季系列虾摸

——————————

“你永远没法一丝不落地真实记录下自己的眼前。”

当东条因为疲倦眼神失焦看着划进屏幕里的人脸她正是这么想的——看起来简直就像睁大了眼睛,黑眼珠往下蹬的惊悚表情。但实际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正脸。

东条因为醒得过早而大脑未上氧,走下楼取件的时候还昏沉沉的。她甚至懒得换衣服,穿着自己用剪刀改造过的背心和七分裤,外面好歹披了条旧薄衫,趿着放在门口的拖鞋出去了。太阳大得很,感谢大太阳。这样好歹她可以拿伞遮着脸——东条一点都不想这幅鬼样子被人撞见。

乌敛莓的新叶还红紫地爬在栏杆上。酢浆草开花了,粗看或许你会喜欢那些黄色的五瓣花,不过粉色的才更精致,从近花托的白色...

 

果南不太穿裙子,不过她很擅长系连衣裙上的腰带。毕竟如果到现在她还没学会怎么系,她就别想再脱黛雅的裙子了——“不知道我穿起来很麻烦吗?”。既然女朋友发话了,果南自然是很乐意遵从的。不过她现在想到一个更好的主意。
“呐,黛雅,穿着衣服让我做一次吧……”松浦对着黛雅微凉的耳垂咬耳朵,手已经从老实安分的腰间滑下了大腿欲待撩起白裙的一角。本来黛雅多会顺着她的意思这回却被按下了。
“今天不行。”她转过身来有些面頳地捧起恋人的脸对果南的热情感到抱歉。
“我还得去见露比,用这条裙子。”
听到这话她只好改换伸手环上黛雅的腰,顺着邀请,黛雅圈上了果南的脖子吻了她。在两个人的呼吸都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们终于分开了。看着嘴角...

 

【果南】深海恐惧(4)

#性转

#主要是果南的自述

 ——————————

人一辈子都在做梦。做过的梦大多一醒即忘,但有些却印象深得好想刻在骨子里,好像那梦才是里真相。这回就和你们说说我过去的一个梦吧,它是少数我在此之前尚未述诸笔端却仍记忆清晰的梦(尽管有些莫名其妙):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光线很亮,是那种拍照容易过度曝光、但在人眼里色彩很明快爽快的天气,天空是全白的布景,而我穿着整洁的白色水手服、一丝不苟的灰色百褶裙,看起来与那亮白天空和对面干净的绿意操场很是相配。我发着呆,身后传来女孩熟悉的笑声,头还未回,带着白色v形发卡素常对男孩严肃吓人的黛雅手已钻进我肘窝下自然挽起了我手臂带着她奔跑而来的...

 

有些明白永恒主义者了,20世纪后这个知识总量一直在急剧增长的情况下——那些永恒的经典学科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要素。(所以这世上真心没啥永恒的对错,看事物的高度和广度不同还有社会变革了而已,人的认知永远只是在不断更正接近真理(但永远达不到

 

一切语言皆如此,先是发音再是单词,最后是语法。单词最重要(先学会发音也是为了读记单词),是建筑的基本结构要素,是固定记忆的重要木桩。打好桩子,就算里面还没有复杂骨架,总也知道这个建筑大致轮廓了。还有这些单词最好是在一定语境内获得的而非独立的个体(记忆这种零碎的东西不会有太大效率和实用性),即使有这段文字相关词汇表,我也推荐自已一个一个查,查词其实是在反复记识,词典中的解析也会增加对词的理解记忆。

 
2018/6/4 4  
2018/6/4 2  

追逐表现目标易迷失心性,专注过程目标方回归本真。

 
2018/6/4   2

#是南x绘

#怕鬼x怕黑组

—————

我做了个梦。
我和绘里在一座原始森林里。

什么人也没有,天又黑得吓人,绘里圈着我的手臂紧紧贴在我身上不肯离了半步。但老实说我也很怕。我不害怕黑暗却害怕深藏在那里的未知。

当我们狂奔着身上满布着恐惧和恐惧带来应激兴奋状态爬上山顶(最好观望整片区域的地方),绘里甚至忘却了黑暗带来的害怕迫不及待地要跑上顶去。我一把抓住了她二话不说紧紧捂住了她激动的嘴巴牵着她赶紧跑。
那时她看见的是我们好不容易爬上的开阔高台(充满了希望),而我不幸瞥见的却是密丛里被人遗落未曾遮掩干净的森白头骨——这里有人。却不是能够帮助我们的人。
他们在这高地上举行过仪式——把抓到的女人绑...

 

恕我天真,我过去真以为《斜阳》里那位调皮可爱的女士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是18世纪前的西方女人裙底下是真·空……

 

有机会想写穗乃果、千歌这种纯碎元气的角色,如奔走之烈阳的角色。

 

【童话故事】金斧头银斧头

1、走路睡觉的水獭掉水了
巨型企鹅很着急。
突然,湖中心浮出了带着金光的隔壁老王,慈祥微笑地问:
“你掉落的是我右手边负责貌美如花的仙女獭,还是右手边负责赚钱养花的帅哥獭?”
企鹅用自己没长蹼的短小翅膀飞速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在美獭和金钱间抉择是很困难的,但她仍还不失良心地想起自己那只仍在睡梦中生死未卜的獭。她举起手,正要说……
“啊……决定太慢了,本王要回去睡觉了,多出来的獭只能再多养几天……”老王打着哈欠回水里了。
2、巨型企鹅走路掉水里了
獭用眯眯的小眼睛平静地看着漾开水波的中心区域,丝毫没有担心——反正企鹅会水。
獭等得有些犯困了。
突然,湖中心浮出了带着金光的隔壁老王,睡意深深敷衍了事地问:
“做偶像俘...

 

【南黛】化身为狼

 即使在最寂寞的夜里,她也没有一次主动寻求过恋人的拥抱。

“这难道不是你自身的错?发情的企鹅比海豚好不到哪去,像这样忍着是自讨苦吃。哼……”两臂抱胸,翘着二郎腿的的狼人冷哼了一声。

“果南她很忙,我可不会像你这头野兽因为自己这点肮脏的蠢事在晚上让她困扰。”小红帽向狼人投射了一个厌恶的眼神。

“肮脏?听见了吧?她说肮脏,把这事上所有生物的生命终极目标的前备工作说成肮脏……”狼人激动地站起来按着桌子,手指指着小红帽对着在场的第三人说。然而猎人只是继续安静地擦拭着自己漂亮的步枪,让狼人打了个哆嗦噤声了。

“看来你不仅是当诱拐犯成瘾,还缺乏一定的生理卫生常识……”

“看到了吧?这个...

 

【獭南】经年一夏

#注意是诹访x果南

——————————————

又是这个季节了啊……松浦闻着漫散在房间里的花露水味道心中不由感慨。诹访正窝在沙发里捧着手机打字。看她灵活的手速和慵懒中不时闪过的笑意让松浦起了好奇。和谁聊得开心呢?她不嫌挤地硬踩上了里侧一小块沙发跨进来后却没有躺下的意思(实际位置也不够她躺,诹访大大方方占了整个窄条沙发)而撑在诹访正上方。

被人遮盖了光线的诹访抬头看见正笑得灿烂的松浦以及那因为姿势动态而在她眼前晃悠、完全不能不忽视的圆润胸脯。汹涌如松涛海浦。姓得好就了不起吗?……诹访想想了自己本家“川上”的姓氏,手已经不自觉攀上了眼前的浪峰软圆。

松浦见她满脸怨念,脸上又堆上一叠笑容俯...

 

做了一个梦。

姐姐和喵喵还有另一名成员去了一座水乡,三人吃着冰激凌走在水边说笑间——姐姐掉水里了。
巨型企鹅掉水里了!!
岸上两位还笑挺开心,但不会水,后来请了乡里的一对爷女,小女孩下水把姐姐拖上岸。姐姐上岸后脱了鞋子一会脚扒着旁边栏杆走,一会儿又好像是谁背着她……

ps:
这个梦的谜:
1、梦的开始是我和我爹来搞投资,想把一块地买下改成养殖场,但前提是我得在里面抚琴愉悦那帮水产——由我这个提琴拉得被人嘲做像“烧开水”的人(大概喵喵就是因为“开水”才莫名其妙进了我梦里……
2、姐姐穿着火红《真夏谁属》舞娘服落水,上岸后却穿的是白色t恤+蓝色七分运动裤(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或者跳过了什么不能观看的换衣服过程...

 

一位著名的苏维埃灵魂工程师马先生曾试图建立一种自觉纪律,即“一个人能愉快地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且无论他是在集体中还独自一人,都能一样细致、认真负责。”
只能说真实的历史永远比你能想象的社会讽刺小说更来劲儿。

 

“这里!这里!”人群中一位身材挺拔的金发年轻人积极地在上一对情侣下场后积极地举起了手,在收到主持人的邀请后,快活地拉着自己看起来不太乐意的女友上了台。
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
20秒内完成5种爱的抱抱,即可获得xx场内的游戏币25枚。

即时——开始!
主持已经向参赛者及计时员发出了指示。然而不似其他主动配合的女朋友,活力年轻人身旁着淡青色连衣裙的高马尾女孩不仅一脸无动于衷更甚至似乎有些索然不屑而背对着男友。
不过自我步调年轻人丝毫不介意她这些闹别扭的举动,从背后环抱住了女孩。
第一种。
随着主持的判断有效声落地,年轻人自然地抓着女孩的肩膀把她不愿理会自己的面孔转向了自己,继而揽在怀里。
第二种!
主持的声音比刚才...

 

【诹纱逢林】是恶魔还公主(3)

#保健医x学霸,理化室老师x化学委员

#起源是ls太太的校园paro

————

“泥犁者的冥灯啊……指引显示吾之恶魔使徒阍幽的真实心意吧……”小林一手比在额前,一手撑开在身后,嘴里念着其他人听见大概会侧目的中二病语。偏偏她还没有自觉地声音好大。逢田根本不会想到,小林如此大胆是因为她自认在入口的廊道已设下结界,区区那些芥子凡人怎么可能近得来。

“她爱我,她不太爱我,她喜欢我,她不讨厌我……”小林拔着一根漆黑的羽毛,自我蒙蔽地降好感度渐次下降数着、却死都不肯承认口中人物对自身完全的厌弃。

逢田看她循环往复地点数着,有些想打哈欠。作为理化室的管理人,今天第二节课以前没有人需要器材试剂,她也...

 

【南黛】同路殊途

#双向暗恋

————————————

我和黛雅一同率先通过了地铁检票口后发现自己受到今天第二回的欺骗,梨子和她的男友带着微笑向我们挥挥手,完全没有进来的意思。黛雅还转身坚持想要问个清楚,我却是已经明白了,拉起她的手挥手与两人作别。这俩人大概本就定了晚一程的车没打算和我们一起走。今天真是受尽了各种男人女人的愚弄。

我同黛雅一同从站内卫生间里出来,盥洗室的宽大镜面清楚地照着我大半个上身,薄荷绿的衬衫裙没有清晰地勾勒出我本身应有的曲线只在腰间做了适当的收束显得稍显休闲和宽大,但我自己清楚内里那份女性才有的柔软。看了看自己这双比一般女性要更为修长的手,这双手曾经张开双臂毫不吝啬地拥抱过许多人,有...

 

© 伊州孤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