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如艳阳

真正的爱是不必声张的。我若爱你,我必口不能言。

 

【诹王诹】画她画虎难画骨

#一个换皮的故事

—————————

香的发言又让场面一度冷却……

今天的加奈子真安静。

“喂,加奈子,快点救场!昨天打游戏被僵尸捶爆头了没睡醒吗?!你今天第几次愣着了?!”齐藤内心吼叫着。她摸了摸小林的肩膀,一边用笑容安慰一边紧盯着前方同步直播的屏幕数度往旁边使劲眨眼睛让屏幕对面的观众几乎怀疑自己心爱的偶像睫毛掉进了水灵的杏眼里却为着自己还仅存的一点偶像包袱只能死命挣扎欲哭无泪。然而她右手边的第三人仿佛一尊石雕大佛岿然不动,比起其他成员稍显狭长的佛陀之眼只是露出了无奈和礼貌的笑意,甚至在那同步屏幕捕捉到流过的——“sks还好吗?”“眼睛痛?”字幕时她也没抓住吐槽的机会,只是嘴角默默勾...

 

你,我,我们,这世上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程的集合体。

 

人的智慧愈开,则交际愈广;

交际愈广,则人情愈和。

                                       ——福泽谕吉

 

reproduction这个词实在是太妙了。繁殖,再生产。

 

大明国有两个畸形审美乐趣,一个是养小脚,一个是养金鱼。

如果把自然选择看出人工选择原理在自然界的应用,说不定我们也不过是上帝恶兴趣选择出来的破腿子。

 

【黛南】百鬼缭乱(2)

#原型是十三代将军和笃姬的故事

#历史怎么都好啦

#我大概只是想看有点“野蛮”又不失小女人可爱的果南和其实有点呆的黛雅(什么


————————————

“将军驾临大奥遇刺了……”

“御台所果然是萨摩来的奸细,定是准备着在夜里刺杀大人,好让庆喜公先于庆福公……”

“将军脸上吃了好大亏……”

“听说泷山大人大怒……”

“但夫人似乎只罚了禁闭思过……”

“是将军的意思。”

“男人可真难懂。”

“征服欲呗。”

“指不定接下来想怎么往死里整治这母大虫呢。”


“将军是自己不意撞了额角的。”

但果南懒得解释。

有些话不是你解释,别人就愿意信的——人们只会...

 

【诹纱】是公主还是恶魔(6)

 她是恶魔。

在经历许许多多之后,我终于肯定了。

那瓷器样的肤质一席白帘般忽然飘现在我保健室门,后来以为不得不分别却又再次奇迹般相遇的女孩并非和她瓷釉般的肌肤一样奶白纯净。那只是她永远欺骗世人的妙法。在那白色细小的刻片里藏着不为人知的计算。而我在相遇一开始掉入了她的罗网之中,无计可逃。

我看了看散在桌上的样本——

ななか最近的工作变多了。

小到不起眼读者栏下面边缘的四角方框简介,大到时尚杂志封面彩印的全身照相,近来她各大写真集的流出也是络绎不绝。

我起身不再去看那些杂志,转身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看着窗外的绿意油然的操场,红色的跑道上年轻的生命在奔跑着,沙...

 

【希/妮姬】无事之冬

#应季系列

#无事便是最好的

——————————————

排队等候的多是些穿休闲装的年轻大学生,当然也不乏自己这样年纪稍大、经历过社会,无论穿着还是面相看起来都更为老成的中青年。东条觉得自己受到了所谓“年轻”的冲击,但同时自身也感受到了一点久违的活力——好久没身处在这么多年轻人中间了。才不过报名的第一天,队伍就排得老长,东条一路按着红牌白字箭头找到了队尾,为没什么心思先去看队头究竟是什么就站了进去——她就一个人,要等她确认完再掉转回来队伍又不知要排到哪里去了。好在这队伍的速度前进得到快,立马就看见最前端的办事桌了,前面阶梯上另有一项报名确认,不过她并没有搞错队伍——啊,不对,那是好早以...

 

我经常想说点什么,可一到嘴边又噎住了。这世上话太难讲,一旦出口便不再是我一人的东西。有人会歪曲它,那时这话就成了从我嘴里生出的妖魔,而我便成了罪人。

 

你得自信,抬头挺胸。因为这世上有些是只有现在的你才能做,而且只有你能为孩子们做的。

你得微笑,暖如艳阳。冰冷的面具并不能保护你自己,你只是把本愿意跟随你的人推之愈远。

 

别忘了你是为自己写,为自己画的!你决不可能讨好每个人。

但你可以尽情地愉悦你自己,顺带给和你相似的人投来一点点小小的快乐。

 
 

#abo

—————————————

诹访与小宫关系不和。要说证据的话明明在一个小队里一起查看舞蹈回放时两个人坐开的距离里都能插进两个老王了。

倒也不是说诹访很难相与。有纱挠了挠脖子,以手支颐,嘴唇不知是因为重力与手掌的相互作用还是苦恼而瘪了起来——这种传闻漫散开去当然会对整个队伍来带不良影响,可她也想不出办法消除——在外面和诹访保持距离已经是她的习惯了。


明明比自己矮了半个头。

有纱低头看着把自己箍在臂里的alpha,对方近得连身上淡淡的咸薄荷味也能嗅见。

“为什么躲着我?”alpha白净的面皮就在咫尺眼前,平静地仿佛在问她吃没吃饭一样。

“我们不一向如此吗。”有纱尽力把头...

 

如何证明我现在真实地醒着,而非在做一场长长的大梦,梦见自己醒着呢?

 

181029

鼓励和信任都是相互的,过去的我不屑又放荡,但现在我真心地想要相信一切可能,并尽我所能地把这种可能和相信带给你们。

 

【llss童话】皮诺曹

孤独的诹访大师一生做了很多人偶慕名而来的人很多。她尽心竭力做出一个个精美人偶,她们个个情志性格不一,有的天真善良,有的活泼聪颖,有的俏皮可爱,当然也有的喜欢心怀歹意性喜作恶(大师也会失误)。一次次将她们送离自己的工坊,人偶师如同老父亲送走出嫁的女儿一样不舍(当然最后一位是不愿)。

有一天这位老父亲终于累了。她决定不再接收别人给她的订单,她要制作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人偶,陪伴她一生的完美人偶。这是诹访大师用自己所能想象的美、花掉半生心血做出的最精致人偶。但她还是在关键的地方失误了,这个人偶什么都好,特别是品相来说最为满意。但与人接触不多的诹访大师后来才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

后来的故事就很...

 

181028

秋天我是要极力赞美这糯米酒的,酸酸甜甜,还带着夏天的味道和秋天某个短暂里独有的温和。要是能坐在能眼浴阳光的庭院里和知己朋友喝上三两杯,案上摆着刚煮好、飘香的白皮花生,再一起品品新近做好的桂花酱就更妙。今朝风日好,但我是疏于洒扫的,要是哪日得遇即使蔽舍糟乱也愿意与我来往的朋友,真当是美事了。

 

【妮姬】晚霞

老太太们的故事。

——————

“两个女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等到了老,容颜尽失,明珠变成了一双鱼目浊黄,鲜花变成了一对朽木枯槁,那时躺在床上相对无眼,膝下又无儿女照拂,可不成了凄凉。
可矢泽还是喜欢西木野。
那红发不再鲜艳了,参杂了好些银丝,看起来色淡了许多。当然矢泽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头发稀落了不少,养不起长发了,为了保养,不得不剪掉心爱的长发,西木野亲手用她拿惯了手术刀尽管已不在执业的灵巧双手为她理发,发脚堪堪搔挠到肩脖的短发倒也意外变得可爱了许多。这把年纪用“可爱”,饶是宇宙第一偶像也会变得有些掩脸羞涩了,可事情只要沾上了“西木野”,矢泽觉得她永远能从中获得一份美好。
“两个退休老太太,...

 

【鞠南】玻璃门

她换了唇膏。原来用的是YSX N17珊瑚色的哑光唇釉。而今天这张嘴看起来格外红艳——艳得让人想把她那该死迷人的嘴吻肿。女人不轻易换唇膏,除非经历了什么——就像换发型一样,这是件大事。

是她自己买的?还是谁送的?


我西装笔挺的部门经理正在和她说话。

有为能干的年轻男人,开朗活泼的年轻女孩该死的,他们该死和茶水间的闲聊一样看起来确实挺登对。


“果南,你过来一下。”

小原董事把看完的资料摔在仍处发楞状态的职员桌上,甩了玻璃门,踏踏地走进自己挂着百叶窗的独立办公室,金色的身影早已不见踪迹,只剩下那厚重玻璃门仍在那大手力之下甩呀甩,晃呀晃。

“...

 

181017

那种像玻璃汽水一样透明的青春自然美好,那回忆中的草地是那么绿,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干净,人心也是那么透亮纯质。我自然是羡慕少年的,但我不想回去。时间给我的刻印让我更加成熟、醇厚,那是少年没法体尝的,世间的味道。我曾憎恶过、挥霍过、空虚过。但不曾后悔。那些经历如今都成了人生中的意义,伴随我继续走下去。

还能继续走到多远去呢?我觉得就连沿途观察自己不断沾染上其他的气味也是有意思的事情,想不停地走下去,只是一点点的前进也好,只是看见沿途一点点于己而言别致的风景和体悟也是好的。

 

【诹纱】傲慢与冷淡(7)

#abo

————————————

小宫有纱长了一张很好看的脸,只是她经常要辜负上天给她的这番美意想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

在自己剧烈晃动双肩下诹访捂着心口反胃的样子映在她脑里使她的心咯噔一下差点跳出来——该不会是……?


就像妻子在整理丈夫贴身衣物时闻见了自己没有印象的香味会莫名烦躁不安,心生警惕一样。一个alpha也绝对受不了自己的omega身上染了其他人的气息。高槻是她重要的伙伴,可现在有纱恨得牙龈都碎了,只差没想咬死她。这份恼怒不仅是冲着佳かなこ去的,她更恼的是自己没有下强手把诹访彻底变成自己的东西,现在闹出这么个乌龙。

かなこ认定自己才是omega的所有人。有纱...

 

【黛南】百鬼缭乱

“那云端上坐的,不过是肆意吸食百姓血肉,任凭幕臣摆布的傀儡。”

高海说出这番时正值他晋身可得上京奉公之机,然而此语一出——何等大逆不道。

果南对政务是不懂的,无法切身体会千歌说出这番话时的激愤,只是默默听着。


“抱歉,这些男人的话你听不懂吧?”他孩子般天真地挠挠头,笑着掩盖自己的羞赧。

你才装了男人几年,便都懂了?果南想哂她,可一转念,

“不,不会。你说,我听着,我想听。”她想听,听听她没法接触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果南把手轻轻按在高海的胸膛上,头靠在她怀里静静听着,听着心爱之人的诉说、海风的诉说。躺在高海怀里,但海风还是把她鬓角的头发吹乱了些,要是回去被家人看见又要说...

 

【诹纱】傲慢与冷淡(6)

#abo

—————————— 

作为受体的omega一生只会接受一个alpha。本该是这样的。这并非完全只是出于社会等级的默认,约定俗成的规矩里其实包含了人们历代积累下的经验之说——不会发生好事。抛开对第二性的迷信,用科学来解释的话,即使是容受性较好的omega,alpha的信息素对他们而言也是异体物质,发生排斥和不良反应是难免的。

通过口腔交换的体液和信息素维持的时间很短,它可以用来暂时缓解omega的情热,但和节律性的宫缩是一个道理,它的暂缓只是为了接下来更加剧的情动(当然,这时候来一管抑制剂又是另一回事);中出则可以达到良好的抑制,标记时间也更长,问题在于小宫不想造成麻...

 

【少歌|露崎真昼】白夜之辉

真昼是白夜,看不见星光的白夜。

而那孩子寻找的是光。黑暗下,却永远闪闪发亮的光——

此乃真昼里微弱星点永远不可媲肩的光芒。


然而即使这样,真昼里的星星仍在闪烁;

然而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最喜欢你”。


一个人没法左右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亲疏,但其中更难悖逆的还是自己的心意。

嫉妒的火焰燃烧着我每一寸肌肤,焦灼着一寸心灵。那恋心里容不下他者,最后不免化成险恶丑陋的武具企图伤害、剥夺他人幸福时——唯有你,

我不忍伤害。


恋华(かれん),

輝けに恋する耀く人,

或许从最初的名字就决定了你的命运之人是那份光吧;

但对我而言,

可憐(かれん),

かわいく、愛しいく人,...

 

【诹纱】傲慢与冷淡(5)

#abo

#隔壁老王

————————————————

发情期的机理是孕激素分泌上升,omega进入情动,性欲和体温同时上升。omega一切的功能反应与结构均是为了繁殖。

但除了第一次那个意外,快感袭击了她的脑皮层,造成了暂时性失神导致……小宫没有一次射在omega的里面。维持她们临时标记的也只是亲吻时交换的体液。按理说,临时标记足够暂时压制omega的情动,然后只要一管小小的抑制剂就好。小宫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其实是虚伪的,比起解决omega的生理问题,更需要解决问题的人是她自己。诹访那典型性冷淡的面孔尽管拒斥永久的刻印,却并未曾拒绝过她的过度关照——这也成了小宫没法咬牙进一步对诹访用...

 

© 伊州孤星 | Powered by LOFTER